第五部分
the special one

上一章:在云顶观想星球 下一章:宝宝爬行大赛

努力加载中...

说真的,我是有点儿害怕。我自己有房子,价格涨不涨跟我没直接关系,可它终归要跟每个人相关。房价真要涨到四万五,普通人类必已退出市场,他们一退出,楼市就是一个完美的经济危机模型。如果看得见的手真是万能的,还要改革开放干什么?崩盘的话,最倒霉的是那些按揭的楼主,一夜之间负资产。一个男的,45岁上下,老婆以前跟他挺好,现在不怎么亲密,孩子刚上了初三--这样的中年男可谓寻常可见吧--突然间身无分文,欠了一屁股债,他会怎么样?没准儿要跳楼。正活着没劲呢。如果楼市搞成这样,就比打了狗熊的鼻子更可怕。

这几年楼价高涨,衍生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说法。最神奇的一个是某专家说高房价都是丈母娘造成的,意思是,现在的丈母娘太不像话,非逼女婿买房不可。我觉得,一来只从需求角度来解释价格是不对的,至少还得考虑到供给--从土地角度说,只有一个卖家,这叫哪门子市场呢?二来,除非我娶了你的亲妹妹,你目睹了你妈逼的一切,否则不应该信口开河。

早前香港楼市崩盘,留下一句名言:楼市涨不会死人,楼市跌一定会死人。这不是说楼价不能跌,而是说老百姓是弱者,你不能把他们忽悠到天上去,然后再摔下来。关于生活,我们有很多梦想,又在渐渐放弃梦想,可是无论如何,总得有一条史前时代的底线吧:过几天太平日子。

切尔西俱乐部的前任主教练叫穆里尼奥,也豪气干云,刚到伦敦就自称是“The Special One”。此君的狂妄并非凭空而来,除了有两下子之外,要我说,更重要的是他的老板比较好。别的俱乐部即便不是量入为出,也要拿钱当钱使,可是他的老板阔气,花,使劲儿花!穆里尼奥果然连夺冠军。这种事,用我国的一个成语来形容,就是“有人埋单”。我们都知道,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别人消费,的地块,然后经过一轮蝴蝶效应,你的女朋友嫌你穷,跟人跑了;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呢,则是做了事情却不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,换言之,倘若有人埋单,一帮窝囊废也会什么都敢干。

市场是有风险的,老百姓开个小买卖,也要前思后想,即便是最不落窠臼的企业家,也要在“胆大”后面跟上一个“心细”。什么人才能豪气干云,乃至人类已经无法察知其理智的迹象呢?

做某些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压根儿甭做,比方说,吸毒、冲狗熊的鼻子来一记直拳和偷袭珍珠港。这些事有个共同点,做的时候很爽,可是做完了不好办。在我看来,把房价推高亦属此列。我是个有理智的人,看到某些状况,万分不能理解。前些天两会刚完,央企就在北京撒欢儿拿地,其中望京的一块,潘石屹先生替他们算了算,要想保证10%的利润,房价得开到四万五千块。我查了一下当地时下的二手楼价,大约两万,顿觉眼前一黑。见微知著,北京的房价还要再涨一倍有余。我的印象是,有些人已经混不吝了,好似用一根烧火棍打断了神经。

早前土地成本占楼价的40%,现在已经升到了70%,土地控制在地方政府手里--既无此,夫复何言?前些天,国资委宣布78家央企将退出房地产领域,只留16家。这消息听上去不错,想起来却糟糕,因为留下的16家的实力占了全部地产央企的85%。莫非这就叫抓大放小?对于央企,我觉得,最可怕的不是数量太多,而是太少,不是容留78家,而是只留一家。

我听过一个很有哲理的故事,小明吃了一包方便面,然后小明出门被车撞死了,因此千万不要吃方便面。关于楼价,神奇的解释层出不穷,有怪炒房团的,有怪消费观念的,我看都是这个逻辑。

余秋雨先生垂范于前,我也学他含泪劝告一把--央企诸君,你们这么强,到美国拿地去吧,盖一堆没有地下车库的塔楼,再每平方米一亿美金卖给他们!连吉利这样的民企都能买下沃尔沃呢,央企为什么不能拆迁曼哈顿呢?我觉得第五大道完全可以盖成豆各庄的样子,时代广场也可以山寨公主坟环岛,这些都齐活儿之后,再给他们建个西直门立交桥。美国人不是说世界是平的吗?我倒想看看往哪儿平。他们也就有些破IT公司,想平我们,没戏,央企平他们,富裕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